军营故事:我的班长打过我骂过我也护过我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36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参加活动:4

    组织活动:6

    分享到:
    发表于 2012-1-22 23: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1323574_21n.jpg

    资料图:海军陆战队员勇猛冲击


       部队中,依照规定职权对一个班的战士进行直接管理和组织指挥,完成战斗、训练、执勤和工作等任务的士官(志愿兵)或义务兵,在现代军队中被称为班长。班长是最基层的带兵人,战士的直接领导者,也是战士的主心骨。被誉为“兵头将尾”,“军中之母”。

        到这里,不禁想到不久前网友猫头狗发表的贴文,《当老兵脱下军装》,里面提到了史今和许三多,竟然让我想起了我的班长,一时兴起,写下了之下的一段话:


        我的班长不是史今,我不是许三多。

        当兵第一年,我的班长教导我的唯一方式,先打,然后谈。我对我班长的一句话评论,没人性,骗人眼泪。

        当兵第二年,我的班长对我说,你是老兵了,拿出老兵的样子,别再让我跟你操心了。忽然觉得有个词很耳熟。操心,这个词,曾经被我的母亲用过好多次。

        当兵第三年,我也当了班长,我教导新兵的唯一方式,谈,谈,还是谈,最后发现不行,这时我的班长告诉我,好钢是炼出来的,不是谈出来的,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不然没法带兵。我的一句话评论,军阀!尽管我做得并不好,但我的班长没事的时候最爱指着我和别人说,你看看我带出来的兵,如今也是班长!每当这个时候,我发现班长有一种发自心底的自豪。

        当兵第四年,因伤不得不提前退伍,班长来送我,末了只有一句话,回家了,也别忘了自己是个兵,好好干。那一刻,我想哭,可是我忽然发现,人真的伤感到极点时,是没有眼泪的。

        回家后听朋友推荐看了《士兵突击》,认识了史今,认识了许三多。


        史今退伍时,那份生离死别,那份难以割舍的情谊,忽然我哭了,当兵四年,除了刚当兵时哭过几次外,如今眼泪的味道我已经不熟悉了。虽然退伍前夜放开肚皮喝酒后,战友告诉我,我哭了。但我一直以为那是个玩笑,我总觉得作为军人,哭是一件很丢脸的事。不过那晚在电脑前,我真的哭了,因为我想到了我的班长,那个于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的人。他打过我,骂过我,但他也护过我。我病了,他带我去医院,我睡觉蹬被子是他给我盖,我有了进步,他发自心底的替我高兴。当我脱下军装时,他来送我,尽管我不是他最出色的兵,可我是他的小兄弟,是他打出来骂出来训出来的兵。

        看到楼主的帖子,我又想到了我的班长,我后悔,从来没对班长说过我感谢他。当我还是那个不懂事的小新兵时,我恨过他,在心里诅咒过“没人性”的他。如今的我,离开了军营,最想念的,还是他。班长,你的兵想你。

        当然了,今天我并不是想为大家介绍我军班长的职能,我也不够资格,我在这里是想写写我的班长。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36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参加活动:4

    组织活动:6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 23: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我19岁,高中刚毕业,冬天参军入伍,在新兵连受了三个月的虐,佩戴海军列兵军衔面向军旗宣誓。之后,开拔前往新部队。新兵连设在山里,但还没进入深山太远,即将前往的部队却在大山深处。军卡沿着战备公路缓慢地前行,偶尔停下一次,几个新兵被点名,提着行李下车。我坐在车里,我有些晕晕乎乎的,真想不到我这号自幼缺乏运动细胞的人居然能通过新兵连结训前的最后考核,尤其是五公里越野科目。我更想不到的是,我竟然能加入制服超炫的海军部队,虽然不在军舰上,可想想那身拉风的水兵服,也足够那帮当老陆的同学们羡慕的。想到这里,我不晕了,而是沾沾自喜。

        军卡又是一顿,听到车下有人喊我名字,我答了声“到”,向新兵连认识的战友们点头告别,大家拍我的肩膀,我提起行李下车。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凶巴巴的三期士官(07年年初,士官称谓还没有改,我们仍然沿用99年的称呼,现在,三期士官被称为上士)和一名高个子中尉。一脸恶煞的士官,就是我的班长,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此后的一年多,我归他管。中尉是我们的指导员,学生官。


        我至今还记得班长跟我说的第一句话:“给我听好,我只说一遍,你是我的兵,我是你班长,以后样样做到最好,全力以赴,你的好日子到头了!”言语中,透着威严,我看他第一眼就知道,他不是个好惹的主儿。

        说起我的班长,那是相当的有来头。来我们雷达站前,他是海军陆战队两栖蛙人侦察队的特种兵,后来也不知是执行什么任务,受伤了,不能继续留在特种部队,于是被“发配”(班长大人语)到我们雷达站当班长。他不喜欢别人叫他本名,他要求别人叫他“老蛙”,说这是他在特种部队时的代号。不过老兵油子们也许是跟他混熟了,无论是身前还是背后都叫他“老蛤蟆”。当然,这是老兵们的特权,新兵就不敢这么叫了,就算叫,也是背地里。

        总之,我成了老蛙的兵,跟着他去班宿舍,他给我介绍战友,我早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可能是刚到新部队有些紧张吧,后来才发现新兵连认识的战友没一个跟我下车的,营区里也有列兵,但好像是从其他新兵连来的,我一个不认识。我十分不幸被丢进了一个特属于老兵的世界,在我们班里,除我之外,最低军衔是上等兵,资格都比我老,我一个小列兵成了光棍一条。

        在军队里,说不好听些,列兵就是灰孙子,顶头上司一大堆,夹起尾巴做人,日子才会稍微好过一些。老蛙的班里数我最小,最初的一段日子我连大气都不敢喘。

        我出身军人世家,我们家在清朝的时候就有很多人是兵,在京营八旗里头吃粮,民国的时候我太爷爷是奉系张作霖的部下,我爷爷跟过国民党,跟过林彪,后来跟着彭德怀征战朝鲜,55年授中校衔,带部队北上驻防黑龙江边境。我们家的故事说起来都挺传奇的,传奇到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咋相信原来我的家族还有这么多故事,呵呵。到我父亲这辈,我家老爷子和我一个叔叔也在部队。所以,我当兵不算偶然,虽然也有些被迫的意味,没办法,谁让咱自己不争气,没考上大学呢。

        既然是军人世家,当然也或多或少知道些部队里的规矩。其中的真谛就在于,当兵要夹起尾巴做人,别偷奸耍滑,别动歪心眼,上头交代的任务不折不扣去完成,不能说不行,不能说随便,张口闭口只能说“是”或“不是”,带把的爷们儿除了生孩子啥都能办到,合理的要求是训练,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练。太多了,好在咱做的也不赖,至少老兵油子开始喜欢我了。


        但是我的班长并不是那种你会溜须拍马我就照顾你的人,你要想让我看得起你,拿出你的真本领。我摊上这么一个班长,我这兵就算想不好好当都不行。

        前文已经交代了,我这人运动细胞不咋样,上学时体育课都是勉强及格。把我这号人丢进部队,遭罪的日子算是开始了。四百米障碍,老蛙有要求,你要是拿自己当普通一兵来要求,老子抽你!所以,其他班做到及格就行,我得拿出当年吃奶的狠劲儿来,别把自己当雷达兵,得把自己当成两栖侦察兵,或者干脆别把自己当人。我这人天生惧怕权威(都是我爷我爸的功劳),而在我眼里,老蛙就是天就雷神爷,我敢不达到他的要求,那就是不拿他当回事,他不抽我才怪。

        只是我千小心万小心,紧赶慢赶,最后还是没达到要求,虽然比其他班快了些。老蛙上来就给我一脚,这一脚非同小可,老蛙那一脚能把毒贩子踹死,据战友们回忆,那次我在训练场上翻了个跟头,他们还以为是小悟空下凡。当时指导员就在附近,当时就跑过来劈头盖脸地骂老蛙,说你这是想把你的兵整死啊?老蛙一脸的无辜,说我没使劲啊,这娃是豆腐做的?我的太阳,我骂人比较含蓄,呵呵。

        那次,我在宿舍里整整躺了一天,不是我不想起来,我起不来,可见老蛙那一脚有多大威力,要说我这人,属于同年龄段的人里面偏壮的一类,高中时还是拳击队骨干,能把我这么壮的一个人踹躺下一天爬不起来,普通人还真做不到。

        我躺了一天,班里的战友给我打病号饭,那也是我入伍以来最舒服的一天,不过我始终没见到老蛙,也不知他是不好意思见我,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我心里这个恨啊,总说爱兵如子,你是军中之母,你就这么对你儿子啊?

        第二天一早,我想起来穿衣服,可是屁股还在疼,老蛙从床上蹦下来(他在我上铺),劈头一句话:“你刚生完孩子啊?慢的跟王八似的?给我起来训练!!”当时我委屈的直想哭,可当时不知道怎么了,我竟然瞪了班长一眼,心里头把他八辈祖宗里的女性问候了一遍,老蛙也瞪着我,大吼道:“还敢瞪?你自己不行你还有理了?”


        “谁不行了?我不受伤了么?”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大吼着还击,班副赶紧上来拍了我后脑勺一下,说:“服从命令!混吃等死啊你?”

        嘿,我的太阳,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我吸了吸鼻子,狠狠抹了一把眼睛,忍着疼穿上衣服。从此以后很长时间,我没再主动跟老蛙说过一句话。但是从此以后我样样都要求自己做到最好,不为别的,老蛙不是说我不行吗,我就要证明给这孙子看,我行,而且一点儿不比你差!尽管这样,我还是不太行,老蛙也没少折磨我,比如我完不成规定科目不许吃饭,五公里越野没达标,别人吃饭你就继续练。在那片大山里,我不知背着全副野战装备跑了多少回马拉松,连最抗折磨的解放鞋都换了好几双。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36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参加活动:4

    组织活动:6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 23: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几个月以后,有一天夜里我忽然醒了,感觉自己的胃抽动着,想呕吐,却又吐不出来,疼得我喘不上气。这是老毛病了,我上学时的胃就不怎么老实,可能跟生活不规律有关,这也属于学生的职业病吧。只是最近我总是胃疼,开始还能忍,后来只能去卫生队打点滴了,听卫生员说是胃痉挛,可是怎么能总胃痉挛呢?这次又开始疼了,并且超过以前任何一次,我翻了个身,轻轻呻吟了一下。上铺的老蛙翻身跳下床,竟然没有一点儿动静。
        “胃又不舒服?”老蛙问我,这次声音不大,貌似还很温柔,其中还透着关切。我的太阳,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老蛙竟然跟医生似的揉了揉我疼的地方,我直吸凉气,心里那个恨,老蛙你也太狠了,你丫知道我胃疼你还那么柔?你难道真想整死我?我上辈子欠你的?
        “是不是这儿疼?”老蛙竟然问,我心说废话,点了点头。
        “绝对不是胃痉挛了,你小子又没暴饮暴食,不可能总是胃痉挛,得去医院了,达子,小姜病了,我送他去医院,明天你带着弟兄们训练。”老蛙推醒了邻铺的班副,借着窗外的月光,我看见老蛙说到“弟兄们”这三个字时,眼神好像不一样了,不像以前那么凶,仿佛是一种热烈的感情,像是在说自家的兄弟。这时一阵胃疼袭来,那叫一个犀利,我疼得闭上眼睛,心里骂道:“狗日的就是一杂碎,我瞎想什么?”
        “起来穿衣服,我带你去医院,达子,你去请假。”老蛙说着,已经开始帮我穿衣服,好像我长这么大,也就我妈帮我穿衣服来着,现在一个大男人帮我穿,我心里只有别扭。
        班副应了一声,轻手轻脚出了门。等我穿好衣服时,班副推门进来,轻手轻脚地走过来把我扶起来,对老蛙说:“连里派车,送你们去。”
        老蛙系上衣服扣子,摆摆手说:“让司机睡觉去,我开就行,尽量别麻烦。”
        说完,老蛙过来扶住我,又对班副说:“你睡觉去吧,明天我不在,你带好弟兄们。”
        我被老蛙扶着下楼上车,我一上车就倒在后座上,捂着我的肚子。老蛙说:“真那么疼?”
        “废话!”疼痛让我终于忘了我在和谁说话,当时我真有破罐子破摔的架势了,反正你老蛙一天到晚也是往死了训我,我不行你不是骂就是打,正好今天给我来个一招制敌,你不是会吗?弄死我算了,弄死我就不疼了。
        老蛙一边加档一边说:“小姜,我知道你对我不满意(我心说:何止是不满意,简直就是恨!我爹都没打过我你敢打!),但请记住,我是为了你好,严是爱,松是害,有一天打仗了,你就明白了,班长不善言辞,和你沟通不够,等你以后当了班长,对你的兵要严格,但是别像我这样,让我的兵恨我。”
        我哪里想过当班长?我能活着度过这两年义务兵役,我转身就回家,我可不在这儿受鸟气了,我回家开买卖,或者继续复习考大学,总好过在这里受虐吧。我心里愤愤地想着。
        在医院,老蛙替我挂了号,先是门诊,再验血验尿,然后等结果。等结果的时候,我弯腰坐在椅子上,我的胃好像漏了。老蛙在我身边坐着,一直跟我说话,从我的家庭聊到我的学校再聊到我的理想,最后问我有没有谈过对象,我心说你可真够八卦的,你当你是指导员?所以我爱答不理地回,反正我现在病了,老蛙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我是准备破罐子破摔到底了。唉,现在想来,那时真是不懂事,也够贱的,老蛙打我骂我时,我连个屁都没有,现在老蛙态度好了,我倒牛了。
        后来的诊断是,慢性阑尾炎。老蛙貌似很着急,问医生要不要动手术,医生摇摇头说没必要,开几服药,按时吃就行,以后注意饮食。
        我看着老蛙和医生沟通,忽然回想起当年,我也胃疼,老妈带我去医院,不过那时还没被诊断为慢性阑尾炎,就是慢性胃炎。当时老妈的表情和现在老蛙的表情,简直如出一辙。见鬼了,这老蛙又不跟我沾亲带故,平时也没少整我,今天是发春了?
        我想满不在乎,但有一种情绪叫做感动,已经慢慢占据了我的内心。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36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参加活动:4

    组织活动:6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 23: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医院出来,我的胃疼似乎也好了些,老蛙没急着回部队,开车带我去了海边,我们在沙滩上席地而坐。这是一片荒滩,没几个人,远处海面上有几艘渔船。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大海,我是海军,但当兵半年多了,才看到真正的大海。
        “我不太会说话,可能是在军队里待久了吧,当兵当傻了。”老蛙忽然感慨道,哦,原来老蛙也有发酸的时候,我竟感到好笑,几个小时前,我还恨他恨到牙根痒呢。
        “小姜,你是正经的高中毕业生,从连长到我,都很看好你,希望你有出息,现在我问你,你为什么来当兵?”
        我想了想,说:“保卫祖国,保卫人民,忠诚于党,苦练杀敌本领,努力完成工作,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在任何情况下,绝不叛离祖国,绝不叛离军队。”
        现在想起来,当时说的这都是什么?貌似当兵前家访时我也是这么拽的,可是说实话,直到在那片沙滩上和老蛙谈心时,我才忽然意识到,我其实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当兵。拽词是拽词,我上学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能扯淡。或许我当兵唯一的动机,是因为我没考上大学,并且厌恶了读书,又没胆子闯社会,才来部队里避难的,那要说起来,部队只不过是我的避难所,我来这里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可是这年头,哪里都能混口吃的,想混,去哪儿都行,干嘛来部队?现在想来,如果我始终抱着混日子的思想,那我的兵就白当了。将几年的青春白白浪费在一件我不知为何要做的事情上,何止是愚蠢?…………简直就是愚蠢!。
        不得不承认,老蛙的一句话把我问醒了。
        老蛙掏出两颗烟,递给我一根,那是我平生抽的第一根烟。老蛙为我俩点上烟,他深深吸了一口,不管我被烟呛得直咳嗽,自顾自说:“当年我初中毕业,和你一样,话不多,也怕班长,当然了,更恨班长,当时就盼着实弹打靶,好给班长一黑枪。”
        哦,敢情老蛙也有过不堪回首的往事,怪不得那么整我,原来是心里有阴影,转移压迫呢。
        老蛙叹了口气,说:“我的班长后来对我说,你是我兄弟,我不想让你废了在部队的日子,所以我打你骂你,但是你想过没有,打你骂你时,我是什么心情?你以为我舍得对我亲弟弟下手?是你自己不争气,我是恨铁不成钢!说完那句话,班长就上列车回家了,他复员了,我追着列车跑啊,哭啊,喊我的班长,我当时真后悔,我有多长时间没有主动和班长说话了?现在就算想说,也来不及了,我可能再也见不到班长,甚至连班长那句特有韵味的‘你个孬兵’我也再听不见了。”
        老蛙在煽情,我在感动,甚至在后悔,也在清醒,在我还没有永远离开班长之前,我就似乎悟到了班长对战士的那种特殊的感情。那种感情,像是兄长对弟弟,也像是父亲对儿子。也许,真的是我自己不争气,才惹来班长的又打又骂,那情那景,难道不像当年的父亲与我吗?如果我真是一个好兵,老蛙似乎也不至于那样对我;如果我是一个好孩子,老爸也不至于教训我。但是我又不敢这么妄下结论,我受的骗还不够多?都说班长是军中之母,可我在老蛙身上找不到老爸老妈的影子,除了刚才在医院,鬼知道回部队以后他是不是又满身煞气了。
        “小姜,以前班长对你不够好,现在班长只要求你,别恨我,试着理解我。我呢,也会改变以前的粗暴态度,理解你,但是,严格要求是一定的。小姜,你是个有文化的青年,别废了在部队的日子,来当兵,就把兵当到最好,今天,班长对以前的事说声对不起,从此咱好好当兵,好好做战友。你要争气,给你自己,给你父母,也……给我争口气!!”
        我忽然觉得,我似乎不配跟班长做战友。他是优秀的两栖侦察兵,我是个二把刀士兵;他不管以前对我做过什么,都是为了我好,就像父亲对儿子,而我却不领情,甚至恨他,希望他早死,问候他八辈祖宗里的女性,我是不是个混蛋?
        回部队以后,我更努力了,我努力训练,努力学习,这辈子也没那么用功。老蛙一如既往,训练场上呵斥我,但是再没伸手打我,平时还督促我按时吃药,注意身体,偶尔还和我聊聊。似乎,我们之间没有过任何的不愉快。
        第二年五月,我如愿以偿得到了去教导队学习的机会,因为我的各项训练成绩优异,文化水平符合标准。能进教导队,证明我会继续留在部队,以后会转士官,成为一定意义上的职业军人,我甚至也能当班长,管理一个班的战士。最重要的,我没废在部队的日子
        那天通知来了,老蛙逢人就指着我说:“看到没?那是我带出来的兵!”说这话时,老蛙整个人都透着无限的自豪。
        转眼又是一年,我真的成了班长,在邻班,宿舍和老蛙隔壁。第一次领新兵,我对生蛋子们说:“给我听好,我只说一遍,你们是我的兵,我是你们班长,以后样样做到最好,全力以赴,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随后,我一指老蛙,说:“看清楚,那是我的班长,你们班长的班长,叫班长!!”
        “班长好!!”生蛋子们齐声吼道。
        老蛙冲着我笑,随口说了句:“兔崽子可以,也当班长了。”
        我竟鬼使神差地应了句:“什么兔崽子?你当着我的兵呢!”生蛋子们也笑了,我忽然把脸一板,喝道:“笑毛?听我口令!向左转,齐步走!”
        带新兵去宿舍时,转身的那一刻,我与老蛙四目相对,我看到老蛙的目光,赞许、欣慰,我感受到了班长发自心底的自豪,他的兵,也是班长了,他的兵,给他争气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2-1-24 18: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班长是“军中之母”!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2-1-24 19: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是我也情不自禁的想起我的班长!收藏了 !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8-8-30 09:01
  • 签到天数: 14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2-1-24 21: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林禅悟 发表于 2012-1-24 19:08
    写得真好,是我也情不自禁的想起我的班长!收藏了 !

    班长是兵头将尾,这是直接与兵接触最小的“官”!当过兵的人,对班长都有深刻的印象-----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2-1-26 16: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网 发表于 2012-1-24 21:02
    班长是兵头将尾,这是直接与兵接触最小的“官”!当过兵的人,对班长都有深刻的印象-----

    都有共同的经历!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7-3-12 07:17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2-1-26 18: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林禅悟 发表于 2012-1-26 16:21
    都有共同的经历!

    班长给我们印象太深刻了,我的班长虽然与他们的老乡一起欺负过我们这些南方新兵,但过后了,我们并不再记恨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2-1-27 19: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lover 发表于 2012-1-26 18:46
    班长给我们印象太深刻了,我的班长虽然与他们的老乡一起欺负过我们这些南方新兵,但过后了,我们并不再记 ...

    严师才能出高徒啊!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